2016年7月12日  星期二

当前位置: 首页 委员集萃 风采记录

用建筑雕刻城市

——记区政协委员、上海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、主持建筑师 柳亦春

发布时间:2019-03-01

 

549686177416175373_副本.jpg

柳亦春,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主持建筑师、创始合伙人,同时还在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担任教授。他很早就代表中国参加了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的艺术展、威尼斯双年展的中国新锐创作展、深港城市建筑双年展和米兰双年展等多次国际知名展览,曾荣获世界建筑WA中国建筑奖、远东建筑奖、美国建筑实务杂志评选的2011年全球十佳设计先锋等众多奖项。

在建筑圈,柳亦春、柳公子是个响当当的名字。区别于海归建筑师的范畴,他是本土建筑师的杰出代表,作品长期受到专业领域的特别关注。而2014年改造完成龙美术馆西岸馆,则成为他建筑师生涯的重要里程碑。此后,他的名字开始广泛出现在各类媒体中,被更多的人熟知。

 

309333211595802540_副本.jpg

 

激活城市工业遗存,在空间上铭刻时间

201110月,柳亦春受邀设计龙美术馆。龙美术馆所在地块从前是北票码头,初建于民国时期,是中国第一个水陆联运码头,也是上海港装卸煤炭的专用码头,这座昔日繁忙的煤码头见证了上海百年工业文明的辉煌。柳亦春谈起自己对上海工业文明的理解:“小时候提一个包,‘上海制造’属于非常高质量的象征,是上海的骄傲。而工业建筑就代表了那个时代的一种物质载体。”面对这样一座上海重要的工业文明遗迹,设计之初,柳亦春就在思考,新建筑如何与这里的历史内涵以某种方式建立关联。

于是他保留了颇具气势的110米长的煤漏斗桥,并设计出独特的“伞拱”结构与其呼应,支撑起龙美术馆这个朴素、直接的空间。同时,采用了清水混凝土材质,营造一种单纯又粗犷的氛围,以一种新的现代化的语言表达对既有工业文明的理解。这一大尺度挑高的拱形空间获得了行业内外的一致好评,带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,令龙美术馆在大众媒体中名声大噪,还先后获得香港设计中心颁发的“为亚洲设计奖”、英国《建筑评论》颁发的新锐建筑奖、伦敦设计博物馆年度设计提名奖、德国设计协会ICONIC最佳建筑奖等一系列国内外奖项。运营的三年时间里,抽象艺术家丁乙为正厅空间创作巨幅画作,雕塑艺术家展望在这里悬吊起巨型不锈钢雕塑,丹麦、冰岛籍艺术家奥拉维尔·埃利亚松在此处布下“开放的金字塔”,龙美术馆业已成为徐汇滨江、乃至上海的艺术文化圣地。从早期的煤码头到如今的文化场所,场地记忆的特质终于在这个新的建筑中被重新激活。柳亦春相信,这种力量是可以跨越地域、跨越文化的。

有了龙美术馆的成功经验,柳亦春将大量精力置于他曾经倍加欣赏的工业历史建筑改造,参与设计了西岸艺术中心等滨江沿岸几个重点项目。也陆续有更多类似的工业用地改造项目找到了他,包括艺仓美术馆、民生码头八万吨筒仓等。柳亦春发现,这可能是我们的城市在未来一定时期内最为主要的建设方式。当工业建筑的功能随着时代的变迁而褪去,工业遗存的价值发生了转变。透过那些仓库、厂房留下的结构痕迹,我们看到的是城市的历史与过去的形态。通过柳亦春的改造设计,原有的建筑功能以文化的形式继续存在,成为了城市公共艺术空间的一部分,同时也保留了一座城市的文化厚度。他的工作正是“在时间上铭刻时间”,使人们从一个建筑中感受到很多时间的痕迹,使“新”与“旧”在同一个空间内交织,从而勾连起一座城市的记忆和文化。

 

设计滨江建设者之家,筑造创新型公共空间

2016年春节,农历大年初三,西岸集团找到了柳亦春,请他设计一个特殊的项目:为滨江的建筑工人们建造一个临时居所。当时,徐汇滨江在建项目约60万平方米,区域内工作生活的来沪建设者千多人,顶峰时达万人,为了更好服务辛勤工作的建设者们,建造“滨江建设者之家”的想法应运而生。没有可参考的先例,也没有任务书,还要考虑到临时性的特点,但同时也不能过于简陋,这对柳亦春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。而作为一个建筑师,平时和建筑工人们打了不少交道,能够有机会为他们设计这样一个公共空间,他又觉得特别有价值。接到任务后,柳亦春的团队在短短三天内就提出了建设者之家的施工方案,一个月便落成,柳亦春笑称:“这就是西岸速度。”

为给工人们带来休闲空间的轻松氛围,他采取工地里最常用也最简单的钢结构的建筑方式,选用了让人感觉温暖的轻钢和夹芯板的建筑材料,不仅具有人文温度,还能保证日后可以拆卸组合再利用。建成后的徐汇滨江建设者之家占地约600平方米,由一个半开放空间和一幢两层小楼组成。“首先得从他们的生活需求出发,我希望它更多呈现出来的是一个‘家’的感觉”,柳亦春希望将这个半开放空间定义为一个家的客厅,他期待工人们所有的业余生活都发生在这个客厅里,“待在那里是自由自在的,自如的,他们可以在那里打牌等等,不管干什么,都会产生亲近感。”目前,这个半开放空间内设有一家教育超市和一处公共会客厅,配有电视、桌椅和健身娱乐器材等设施。事实证明,它确实产生了各式各样的丰富活动——理发、看露天电影、义卖、节日演出等,这也成为“滨江建设者之家”中柳亦春最为得意的设计。“滨江建设者之家”不仅作为一个为建设者们提供生活便利的一站式综合体,而且也成为一个提升工人们精神品质的文化空间,荣获第三届上海社会建设十大创新项目等多个社会治理的奖项,俨然成为滨江一张闪亮的新名片。

建筑是具有很强社会性的专业,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为人服务的。“滨江建设者之家”的设计,也促使柳亦春重新开始思考,建筑如何从被使用的角度出发,他认为这是建筑设计根本性的一个问题。

 

新任委员精心履职 建言西岸未来发展

在西岸陆续做了多个项目之后,2015年,柳亦春将自己的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的工作室从黄浦红坊搬迁至此。几年间,柳亦春看着龙美术馆从无到有,直至成为徐汇滨江的标志性建筑,看着“滨江建设者之家”红红火火,为西岸建设注入新的生机。这期间,喜欢上了徐汇滨江的柳亦春利用龙华机场大机库旁闲置的空地,打造了这方名叫大舍的小天地,房屋采用最简单的材料,从内到外透露的工业气息与徐汇滨江十分搭调。柳亦春说道:“我觉得自己好像是和西岸一同成长的,尤其是这样一些美术馆,把上海曾经的工业文明以另外一种方式延续下去,所以感觉这里是一个特别有生命力的地方。”在观察了西岸这几年的发展后,柳亦春也对此地的规划有了新的看法:“西岸‘文化走廊’的发展定位很好,走出了自身的特色,武汉、昆山等地也都在问西岸的模式是否可以借鉴。西岸借助于滨江贯通,要把原来‘文化走廊’的计划贯彻得更好、更有效,就必须加快和深化文创产业发展。”

2017年,《关于加快本市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》(简称“上海文创50条”)颁布,徐汇区向两会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也将创新和文化放在核心位置。凭借这样的大背景,柳亦春在区政协大会提交了《打造徐汇滨江西岸设计文化产业基地,助推全球城市卓越水岸》的提案。这是他思考了很多年的想法,而现在,他觉得时机终于成熟了。柳亦春认为,设计是联系文化和产业的重要纽带,是打通产业链上游和下游的发动机,而要让设计在未来的西岸发挥更大更好的作用,可以建立一个西岸设计文化产业基地,通过“设计联盟+设计学院”的机制把大家聚集在一起,通过学术交流促进产业整合与发展。同时,还可以结合徐汇滨江工业遗存的保护与改造再利用,构建硬件与软件兼具、创新的、在机制上做到全国甚至世界领先的“双创”园区示范基地。柳亦春相信,这样基于实践背景的设计学院,会吸引全世界的大学前来合作,把眼光引向西岸未来。

作为一名新任政协委员,柳亦春坦言履职收获颇大。一方面,自己能更好认识到政府现在关心的事情,以及民生民计的各方面,通过政协平台能够提出一些建议,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。另一方面,这对自己所从事的建筑行业和专业也很有帮助,将个人及团队的工作更好、更快、更深入地与政府工作结合在一起,呈现更为有效的结果。履职一年多,柳亦春参加了人资环建委关于城市建设、城市规划的一些调研与通报,促使他从更为宏观的角度思考自己的工作。他表示,今后将选择更多能更好发挥专业价值的活动去参与、去深耕:“所有的创新一定是在融合当中产生,不同类型的人聚在一起产生火花,相互之间都是一种促进。”

在某个时段,关于西岸大舍工作室的描写是这样的:“露台是湿的,雨刚停,拐角的汇水处还在滴水,落在树下从别的工地捡回来的弯的金属管里,水被导至树根的位置。冬日深色的梧桐树的枝杈倒映在表面还饱含水分的露台上,屋顶银色的波纹金属板和亮白的天空几乎混在了一起,天窗里透出温暖的黄色灯光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……”柳亦春就是在这样一方静谧的小天地里设计出一座又一座建筑,成为城市中最无法让人忽略的风景,为我们保留了历史和记忆,为我们雕刻着现在与将来。